八月有时雨

禁止转载

君不见。

您的失踪人口已回归,请注意查收

 

 

—————————————————————— 

 

 

 

 

“春风,你说小护卫什么时候回来呀?”

“别急公主,等北疆那边传来喜讯,将军一定会回来啦。”

   

两年前,北疆蛮夷入侵,朝廷一片动乱,老将主动请缨,新将抢功蠢蠢欲动。皇上为派将问题头疼不已,只能一而再再而三推迟战事。 

一次偶然间,皇上注意到了公主的护卫,觉得他身手不凡,有率领众士之威,便授予他将军职位,派他带领十万精兵前去北疆,平定战乱。...

银魂也要完结了
以后除了海贼还有啥可期待的

想不到银魂居然也要完结了。
银魂居然真的要玩家了。

希望不要像妖尾一样烂尾
唉……

您的育儿指南,请收好。

@水墨•沉渲

1.
喻文州家有个妹妹,乖巧文静,长的甜说话也甜,十分受大人喜欢,是个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妹妹自小学习舞蹈,别有一番成就,每次喻文州回家都给他看最新成就。

后来喻文州带王杰希回家,妹妹开始还不喜欢王杰希,认为是他抢了哥哥,经常不和王杰希出现在同一场合,就算出现也差不多都是板着小脸。

不过这种状态在一阵子后就改变了。

那天突然来了个客人,喻文州觉得王杰希跟人家又不认识,就先给他做了饭让他吃完后回屋,他们在招待客人,王杰希也欣然接受了。

客人来吃饭的时候,看见电视柜上摆着妹妹的证书,新奇的很,就让妹妹跳一段。

妹妹不乐意,一直低着头闷声吃饭,喻文州见客人一直说要妹妹表演,爸妈也不...

理智讨论南北方异地恋。

@黎凝

1.
作为一对人人皆知赫赫有名的情侣,王杰希和喻文州每天起床睁眼第一件事,一定是去群里亲手播撒狗粮。

导致叶修带头屏蔽了他们。

有一次差点误了事才取消了屏蔽。

在大众面前,这一对狗男男是一对模范夫夫,默契满分,配合满分,形象满分。

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他们做的伪装而已。

黄少天已经不止一次听自家队长用混杂着北京话的粤语嫌弃王杰希怕蟑螂这件事了。

2.
去广州以前,王杰希看见蟑螂都是上脚“阿哒”一声踩它个稀碎,去了广州以后……
 
“我靠有蟑螂!我靠喻文州!喻文...

对不起又是我来聊天了

刚才去洗手,突然听爸爸说了句和打有关的话,说的什么我真的记不清了。
妈妈是笑了一声的,我走过他们的房门,说:“我小时候差点被你拿椅子抡过。”
爸妈对这件事都没什么印象,我记得清清楚楚,那天的画面我还能回想起来,他们说的每个字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我都记得。

我说:“我小时候,你就一边骂我是白眼狼一边要拿凳子抡我。”
老爸是真的对这件事没了印象,但是我一直说那天的情景,妈妈回想起来了。
我妈说:“是他让你出去买什么东西,你不去,是吧”
我说:“嗯,我爸让我去买,我说我不想去,不想动,我爸就说我是小白眼狼,我就哭,你就把饭扣在我爸身上,然后你们就打起来了,我就跑回屋,出来以后我爸就瞪着我,一边骂我是白眼狼一边抡...

连续两天梦到曾经喜欢的男生
醒来的时候恰好妈妈就在旁边,就给她说了
我妈笑:“还小呢,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我说:“从初二到高二”
我妈说:“嚯,那你是知道呗,高三不喜欢了?他喜欢你么”
我没回答,就傻笑转移话题说:“高三专注学习呗,怕你打我……几点了?”
我妈说:“六点,早呢,睡吧”
我也听不出来妈妈是想安慰我还是教育我,说“都是过眼云烟……梦都是反的” 
 
八点多再醒的时候莫名惆怅起来。
虽然嘴上说不喜欢了,高三那一天还是会悄悄跟在他身后,跑操的时候偷偷看一眼。
曾经是互相喜欢过的,可惜太小,什么都不懂。
我太闷,太无趣。
躺在床上的时候就想
他对喜欢的女孩也是可以长情下去的。
他高一和现在的女...

刚才过马路的时候,看到一个外卖小哥
看他一边叫着身边的小狗一边慢慢过马路
最开始以为是他带着狗一块送外卖
过了马路以后听见小哥说:
“我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请不要随意搭讪

再简单粗暴的写个非冷cp
还是很ooc
如果感到不适请尽快退出,不要勉强自己看下去。
不然后果自负。
反正我是不会负责的。
我真的不会负责的。

“张楚岚啊,你是不是溜我呢?”
 
“哪能啊也总,我哪敢溜你,就在c区12号。”
 
第一次出入漫展的也总抓了抓头发,迷茫的抬头,心想,这不就c区12号么?难不成昨晚上睡迷糊睡的神志不清了眼花缭乱了?
 
“我觉得我视力还挺好的啊”王也嘟囔着,拎着水杯叹了口气。
 
难不成是张楚岚化妆技术太高超?
 
不应该啊,有冯宝宝在,不应该认不出张楚岚...

现在的男孩子怎么都是介个样子啦?

简单粗暴的写个冷cp
ooc预警
真的很ooc,如有一点不适请赶快退出。

“叶修,我昨天遇见了一个男的。”
 
“???”叶修一个不小心捏瘪了可乐瓶,可乐洒在短裤和腿上,叶修手忙脚乱的擦了擦,一副看鬼似的看着跟他2年的室友,“老韩同志,你没病吧?”
 
韩文清冷眼扫过去,从桌上抄起纸抽朝叶修扔去,说:“没病。”
 
“没病你什么毛病?你哪天看不见个男的?咱们宿舍你就能看见仨!你说谁不是男的?老王还是老孙?”
 
正在洗苹果的孙哲平一听,啃着苹果就出来,往床上一躺,问:“咋了?刚没听清你们说啥,老韩咋

突然想起来我们家以前养过一只傻狗

没有贬义

真的很傻

每天回家看到的永远是以垃圾桶为圆心的45度角的垃圾
 
要不然就是屎撅撅

每天给它擦尿擦屎撅撅没完

傻狗还拿我脚腕当磨牙棒

大夏天得穿冬天的棉拖鞋避免它的小尖牙

养这种傻狗,实属不易。

心累心累

© 八月有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